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海油燕郊基地

-----离退休服务中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为每一位退休职工真诚服务的组织用阳光的心情去亲近美丽的夕阳! 让放飞的心在网络上快乐的飞翔!在博文里书写着最绚丽的华章

网易考拉推荐

2013年11月29日  

2013-11-29 10:42:1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落叶情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铁

中国古代文人多以秋天为肃杀漂零之季。如若大散文家欧阳修的《秋声赋》,读来腴味,字脚添愁。

也是的,那凄鸣的蝗虫,那摇去的落叶,如何不令人闻之心悸、视之黯然呢?故而古有诗云:“霜雀三秋下,风带黄沙飞。忍看落叶尽,回思百事非”。落叶之秋而添愁,似乎古已成法,就是造字者,也是用秋字加个心字而谓“愁”。我想,或许古时寒士叹秋伤秋,非为嫌恶秋之寡情,而实为秋天一至,寒冬即来而无食无褐之故。

今朝岁序更新,神州衣食无忧。华夏之士,早已很少有人一见落叶就添愁了。然而,我却抛洒不开,虽无愁而却有思。以至每到秋来雁去,叶落林疏之时,便时时地将旧日儿时的迭迭影像缕缕牵来。

那影像绝对是一组从全景到特写的蒙太奇:起伏的群山,离落的秋林,满是落叶的山坡上,有一群拉着大木耙子,挥着扫帚的孩子。在一棵高大的桦树干下,有一堆金黄的落叶。一个穿着背带短裤,光着头,只在脑门上留一撮黄胎毛的小男孩儿,正用小手抓起落叶往麻袋里装,那个小男孩儿就是我。那时,秋天是我的节日。

秋风一起,黄叶铺地。

榆树林里,我和一群鼻涕小子淘气丫头,争着抢着扫着落叶。扫落叶也是有规矩的。每个人先大大地扫一个圈出来,表示这个圈内的落叶归我所有,别人是不可擅越雷池的。小伙伴们都很遵守这个规矩,一走进林子,大家便四散而去。挥动大扫把快速地扫出一个或多个圈。然后谁也顾不得说话了,一个劲地猛扫着。先是把落叶扫成小堆,最后再归成大堆。累了,就仰面躺在堆上,或是猫在叶子堆里,叫着“够蛋、小老丫”一类的乳名捉起迷藏来。听见喊声,狗蛋、老丫们扔了扫把,也不管什么规矩不规矩了,七长八短地跑过来,将藏在落叶堆里的人扒出来,扯着、哄着,往他身上撩叶子。于是,金黄的叶子和着孩子们的笑声,便纷纷地在林子里荡漾。待夕阳入山,牤牛叫街时,伙伴们早扛着装满落叶的麻袋,颠儿达颠儿达地回家了。

三春不如一秋忙。童年的家里很忙,特别是一到秋天,可再忙我也忘不了去楼树叶子好等到冬天当柴烧。山里树多,我们家门前的落叶也是堆得老高。前些时候,一位画家捧着一幅《山居秋意图》嘱托我给题几句。不看则已,一看那山居草舍,竟似儿时的老屋,那秋意姗姗的林带,亦如儿时黄叶满地的山坡。于是,禁不住情从中来,未及度德量力,便情润润地诌下二十八个字:“溪桥流霜系晚风,寒烟飞鸟露丹空。童子背来西风味,家在秋山落叶中”。诗虽蹩脚且不和平仄,但情义却真。

我知道,我非但偏爱童年,而是更偏爱落叶。因为,秋天的落叶随风去了,却在泥土和燃烧的火焰中找到了价值。落叶思情,我的笔却很难写出那思的深远,那情的纯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